当前位置:首页 > 股市
2016-07-13 11:40:21 来源:互联网 手机看新闻

淡马锡巨亏 还值得中国国资改革学习吗?

[提要]淡马锡巨亏 还值得中国国资改革学习吗?

第一财经祝嫣然 2016财年,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净值较上年减少240亿新元,这是2009年以来淡马锡净值首次下降。 淡马锡近日发布2016年度报告,相比以往黯淡得多的业绩,“淡马锡模式”再次引发热议。中国国资国企改革进入深水区,“淡马锡模式”还值得学习吗? 对中国投资仍占四分之一 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3月31日,淡马锡投资组合净值为2420亿新元,比上一财年减少240亿新元,按新元计算的1年期股东总回报率为-9.02%,相比上年的19%大幅下滑。但从期限较长的10年期和20年期来看,淡马锡股东总回报率均为6%,自1974年成立以来的股东总回报率超过15%。 报告还显示,这一财年淡马锡净利润为80亿新元,低于上一财年的140亿新元。报告称,这主要是在经济减速和油价走低的背景下,淡马锡持有的上市股份市值下跌所致。 淡马锡对中国的投资占其整体的25%,规模仅次于对新加坡本土的投资。淡马锡曾经十分重视投资中国的银行股,但今后将加快拓展美国企业和中国消费相关企业等新投资对象。报告称,对美国市场的投资占据了其过去一个财年新增投资的最大份额,其次是中国。 淡马锡在中国的投资虽然持续增加,但资产占比却在下降。报告显示,集团价值2420亿新元的投资组合当中,新加坡资产所占比重最大,从一年前的28%上升至29%。中国资产仍然排在第二,但占比从27%下跌至25%。美国资产排名第三,占10%。 过去一个财年,淡马锡也在调整投资组合,比如增加了对不少互联网企业的投资。其中,包括中国国内几个火热的平台:电子商务物流平台菜鸟、滴滴出行、美团—点评。此外还有全球旅游住宿网络平台Airbnb。今年6月,淡马锡继续对阿里巴巴增投5亿美元。 “淡马锡模式”不适合现阶段的中国 近年来,国内关于学习借鉴新加坡“淡马锡模式”的呼声不断高涨,甚至有些人把“淡马锡模式”当作中国国企改革的“灵丹妙药”。 新加坡财政部对淡马锡拥有100%的股权。它自1974年成立以来的股东总回报率达16%,创造了“全球国有企业赢利神话”。 “淡马锡模式”的特点是政企分开、市场化运营和董事会制度。政府控制国有资本,但不直接管理企业,完全市场化,不搞特殊化,在微观运作中尊重市场规律。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淡马锡模式”是一种市场精神,政企分离是该模式的核心。政企分离也是中国国企改革的目标之一,但这并不意味着“淡马锡模式”在中国行得通。 李锦认为,新加坡的国情与中国非常不同。新加坡面积小,市场单一,而中国国有资产规模庞大,国情复杂。在中国国企中,经营权和所有权尚未分开,一股独大、一权独大的局面在短时间内无法改变,缺乏“淡马锡模式”得以实施的基础。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国企研究室主任项安波也表示,“淡马锡模式”不适合中国的发展阶段和国情,目前无法照搬或采用。新加坡的国情、地理条件、市场化程度、政府管理的理念与体制、企业治理结构与运行环境等很多方面与中国存在很大的差异。 项安波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目前中国在能力和体制方面都不具备采用“淡马锡模式”的条件。国企“管资本”的能力还比较弱,缺乏高素质而行之有效的管理队伍,政府和企业无法完全分开,国企的市场化程度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学习借鉴“管资本”经验 李锦表示,“淡马锡模式”中也有一些值得中国参考和借鉴的经验。本轮国企改革中,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一直是被反复强调的重点,从“管资产”到“管资本”是最有可能给国有企业带来真正变化的改革方式,也是“淡马锡模式”的基础。 项安波认为,“淡马锡模式”中,良性的政企关系、规范的董事会制度、国际化的经营团队和全球性的业务战略,都是值得中国学习的。 “淡马锡模式”是一种实用的国资国企改革方式,基础是政企分开。其核心经验是较好理顺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地发挥政府的服务与引导作用。 新加坡政府对淡马锡做到了完全的放管结合,以出资人的角色确保其为国家战略服务,但又不把它变成政府的附属物。淡马锡在投资运营中不享受任何的优待或者保护,无论在国际还是国内市场上,都与其他性质的企业平等竞争。 在企业内部管理机制上,淡马锡建立了以董事会为核心的管理体制和高度市场化的人才选聘机制。董事会的建立划清了政府与淡马锡、淡马锡与被投资企业之间的边界,虽然新加坡政府对淡马锡100%控股,但其董事会制度有效阻断了政府干预。 项安波表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也应该发挥政府与企业之间“防火墙”的作用。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作为隔离层实现政企分开,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董事会作为防火墙实现政资分开,行政委托关系到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为止,以下就是完全市场化的委托代理关系。 此外,项安波还认为,要提高国有资本的流动性和公共属性,使资本有进有退,更频繁地流动起来。国有资本也应向民生领域倾斜,国有资本的收益应让老百姓更有感知和获得感。